2016-12-01

另立專法是否就是向歧視妥協?

1 意見

上周六的聯合新聞網報導了民進黨立委柯建銘表態支持同性婚姻立專法,報導中甚至指出柯建銘宣稱民進黨目前更傾向於立專法(相較於直接修改民法而言)。消息傳開之後引發支持婚姻平權者的嘩然,並出現了「立專法即是歧視同性戀」的說法。支持婚姻平權者之所以主張立專法即是歧視,主要是借鏡美國在十九世紀後半結束內戰並解放黑奴後的種族隔離政策,當時美國司法界用來支持種族隔離政策不違反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之平等保護條款的說法就是「分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根據這個說法,只要國家依法提供給白人及其他有色人種的福利或保障的質量皆相同,即使採取種族隔離的措施(例如,公車必須依人種或膚色專用,學校不得同時收白人與黑人學生……等),也不違背平等保護之原則。

不過也有一些人認為,支持成立專法不見得就是支持一種歧視的制度,而只是在社會改革的道路上暫時與守舊派達成妥協而已。例如李重志昨日(11月30日)在端傳媒上發表的〈同志平權運動中,基進者的堅壁清野〉一文,便是採取這種立場。在文章的開頭他便質問那些堅持立專法就是歧視的運動者:「永恆變動的政治一途上,怎麼會有終局?若沒有終局,那麼『走得快的人』為什麼不能等『走得慢的人』?……為何不設法爭取已經可以挺同,只是手段仍有不同的人,解釋他們的焦慮,解決他們猶豫?」並直指「專法就是歧視」的推論其實大有問題。

由於上述兩種意見的爭議,其實是在認同婚姻平權之理念的前提下,爭論關於「向守舊派妥協而另立專法」的訴求是否涉及歧視的問題,因此本文便不去處理那些不認同婚姻平權的理念的立場,而是專門處理以下問題:在認同婚姻平權的理念之下,也就是,在承認現行民法之婚姻制度保障涉及對同性伴侶之不合理的差別待遇的前提之下,向守舊派妥協而另立專法來保障同性伴侶之權益,究竟是否涉及歧視?

另立專法有哪些可能性?

在回答另立專法究竟是否涉及歧視的問題以前,我們得先確認,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上另立專法究竟有哪些可能性?首先,由於現行民法親屬編第二章所規範的婚姻制度僅適用於異性別的兩個人締結,而無論是另立專法或直接修改民法都是要讓同性別的兩個人也能在受國家保障的條件下締結相同或至少類似的關係,因此關於另立專法,我們可以先設置第一個維度,是關於此專法究竟是僅讓同性別的兩人締結關係適用,抑或是開放讓同性別和異性別的兩人皆一同適用?在確定另立之專法的適用對象是哪一種之後,我們還必須考慮,另立之專法在對兩人締結之關係的制度保障上,究竟是否相同?而這就設立了判斷另立專法之可能性的第二個維度。

有了上述這兩個維度之後,我們就能如下圖般畫出四個象限,也就是四種可能性。例如有些人在這個問題的立場上認為,另立專法主要的目的只是在區隔同性與異性適用的婚姻制度,因此只要適用對象不相互混淆,也能接受同性婚姻享有和異性婚姻相同的制度保障,像這樣的意見就可以被放在第一象限裡,屬於「提供相同保障,但僅同性適用」的類型。另外也有一種立專法的主張是類似前年(2014)年底欲闖關立院但失敗的婚姻平權三法中的伴侶制度,希望能夠制定一種與婚姻關係雖然相似,但也有本質差異的伴侶制度,且這個伴侶制度並非同性別的人專用,異性別的人也能適用,像這種另立專法的主張則可被畫在第三象限,屬於「提供不同保障,但所有人皆適用」的例子。以此類推,大家儘可自行設想其餘兩類的例子會是什麼,本文便不再贅述。

另立專法的可能性

另立專法是否就是向歧視妥協?

確定了另立專法的所有可能性之後,我們便可以針對每一種可能性一一考慮它是否涉及歧視。

另立專法提供不同保障

首先考慮在另立專法之後,而專法提供的制度保障與民法有異的情況,也就是落在第三、四象限時的情況。在這情況下,我們先考慮落在第三象限裡的「另立專法提供不同保障,但所有人皆能適用」的情形。在這個情形中,儘管在伴侶制度專法(或民法中另增之專章)的設計上對同/異性別伴侶是平等的,但這個做法仍然維持了現行民法對同/異性別伴既存的不合理之差別待遇。也就是說,這種立場其實只是多增加了一種伴侶締結民事關係的選項,但卻仍未取消現有民法不承認同性伴侶締結婚姻關係而造成的歧視。

現在考慮另立專法提供不同保障的另外一種可能性,也就是落在第四象限中,屬於「另立專法提供不同的制度保障,且僅適用於同性別伴侶」的情況。由於這個新的伴侶制度僅提供同性伴侶使用,因此除了前述「同性伴侶仍不能受到民法婚姻制度之保障」的不合理之差別待遇(也就是歧視)依然存在之外,甚至更增加了「異性伴侶不能使用提供不同於民法婚姻制度提供之保障的新制度」這個差別待遇,如果這個新的差別待遇同樣也沒有好的理由支持,則這種情況便會在原有的歧視之上更加上了第二重針對異性別伴侶的歧視。

從以上的討論我們可以發現,如果所謂的「暫時與守舊派達成妥協而另立專法」的目標,是要創立一種有別於現行民法所規範之婚姻制度的新伴侶制度,則這樣的制度無論如何都維持了現有民法對同性伴侶的歧視。除此之外,當這種新制度僅適用於同性伴侶時,甚至還會以不同的方式增加了被歧視的對象。既然在另立專法提供不同保障的情況下,無論如何都不可避免會保留民法同性伴侶的歧視,接下來便討論另一種可能,即另立專法提供相同於民法的保障。

另立專法提供相同保障

如果立專法提供的保障是等同於民法現行規定提供婚姻的保障,就是落在第一及第二象現的情況,以下就分別檢視這兩種情況都否也都涉及歧視。

考慮落在第二象現的情況裡,也就是此專法提供的制度性保護與民法規範之婚姻制度一模一樣,而且這個專法無論是異性或同性伴侶都適用的情況,則在效果上,這等價於廢除民法現有的婚姻篇章,而將婚姻制度獨立於有別於民法的專法中規定。這是因為特別法比起普通法更優先適用,因此在這種情況裡,即使有異性想要利用民法結婚也辦不到,因為專法提供和民法一模一樣的制度(除了適用性別新增了同性別的兩人外),因此一對要結婚的異性伴侶既然會適用民法也適用專法,基於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則他們其實會適用專法。

甚至我們如果再從這點繼續往下推的話,將發現這種另立專法的情況其實與直接修改民法,讓民法之婚姻章的制度規範能擴及同性伴侶的情況也是等價的。因為這兩種情況除了婚姻是由民法所規範或由專法所規範以外,同性或異性伴侶其實都適用於同一套婚姻法規所規範的同一個婚姻制度,這便與守舊派希望達成的隔離目標背道而馳,實不應將之視為一種妥協。

最後考慮在另立專法提供相同於民法之保障,但卻僅適用於同性伴侶之情況,也就是落在第一象限裡的情況。由於此專法僅適用於同性伴侶,但卻又提供相同於民法為異性伴侶提供的國家保障,這其實就與美國內戰剛結束時所採取的「隔離但平等」之政策相同。此時,由於專法提供同性婚姻的制度保障等同於民法提供異性婚姻的保障,這意味著在婚姻的制度保障上,國家的立場是沒有理由提供異性或同性婚姻不同的保障。既然如此,則立法上的隔離便是無理由的任意措施,純粹只是用來滿足部分異性戀者對同性戀的切割與分化,滿足少部分異性戀者視同性戀為非我族類的敵意而已。但若法律上的隔離只是為了滿足少部分人(單方面)的族群敵我意識,這若不是歧視立法,什麼才是歧視立法?

結論

有些讀者看到這裡可能會產生質疑,我國明明也有為保障原住民族之權利而設立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也是專法,難道這也是針對原住民族的歧視嗎?要回應這種質疑,就必須先釐清以下兩個問題:一、「歧視」與「差別待遇」之間的關係;二、本文寫作的基礎預設。

首先討論歧視,「歧視」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難被明確界定的概念,但卻又經常被使用,因此即使無法精準地定義它,我們也應該有辦法能大致刻畫其特徵。其中一個關於歧視的重要特徵,便是歧視必然涉及差別待遇。但當然不是所有差別待遇都是歧視,有時候針對不同族群之差別待遇是有正當理由支持的,我們便可同意那不見得是歧視,但若針對不同族群的差別待遇其實沒有正當理由支持時,那就幾乎肯定是歧視了。

釐清歧視與差別待遇之間的關係之後,我們可以回頭看我在文章的導言部分提到的基礎預設:本文是「在認同婚姻平權的理念之下,也就是,在承認現行民法之婚姻制度保障涉及對同性伴侶之不合理的差別待遇」的前提之下,討論向「守舊派妥協而另立專法來保障同性伴侶之權益,究竟是否涉及歧視?」這個問題。也就是說,本文其實已經先預設了現行民法的差別待遇是種歧視(不合理的差別待遇),所以才會得出任何向守舊立場妥協而意欲另立專法的主張,其實都是向歧視妥協的主張。

然而,回到《原住民族基本法》這部專法的制定,這部專法確實也是在落實原住民族與後來才遷入之國民政府帶進來的其他族群間的差別待遇,但這個差別待遇是否有正當的理由支持卻仍是一個開放的待決問題,如果這樣的差別待遇確實有堅實的正當理由支持,那自然不涉及歧視,但若該專法所落實的差別待遇其實沒有正當理由可以支持,那麼這部專法當然也不能擺脫歧視的問題。由於本文並不打算處理原住民族之議題,所以對此議題的討論便到此為止。

言歸正傳,如果另立專法不能脫出以上四種可能性,則由於其中「立專法提供等同於民法對異性別婚姻提供的保障,且同時適用同性與異性伴侶」的情況其實等價於「廢除民法婚姻章,改立婚姻專法」,並且也等價於「直接修改民法使其同時適用於同性與異性伴侶」的情況,因此不能算是向守舊派妥協而另立專法的可能性,剩下來的三種情況每一種其實都涉及歧視?因為每一種情況下的妥協,事實上都是在向現存的歧視妥協。

2016-11-15

何謂普世價值?

4 意見

台灣守護家庭聯盟報導了一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反多元家庭、捍衛傳統家庭價值的新聞,由於原報導有諸多疑點,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多為批評和指正錯誤),使護家盟將文章大肆修改了一番以澄清各界的質疑。該文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決議的政治詮釋固然值得討論,卻不是本文的重點。本文要指正的是護家盟在該文中犯下的基礎錯誤,而且這個錯誤似乎從一開始就是護家盟的根本主張之一。本文曾發表於呼叫政府,後因該站關閉,故在取得該站編輯同意後,重新發表於自己的部落格。

2015-10-24

哲學人在性別歧視上的道德責任

6 意見

謝伯讓在泛科學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間接排擠女性?哲學人難辭其咎!〉,這篇文章是接續該作者年初發表於同平台上的〈哲學排擠女性?〉一文及其引來的回響,如楊梓燁的〈回應〈哲學排擠女性?〉,問題根源出在哪裡〉。楊梓燁認為〈哲學排擠女性?〉課與道德責任之對象,也就是那些主張(分析)哲學依賴邏輯能力的哲學人,以及課與之道德責任的內容,也就是放棄「哲學依賴邏輯思維天賦」這個主張,皆有問題。而〈間接排擠女性?〉一文則是謝伯讓對楊梓燁的回應。我認為〈間接排擠女性?〉一文的回應只在某個很限縮的詮釋底下是成功的,本文會指出該文一些論證上的問題,並在這過程中說明,究竟在哪一個限縮的詮釋下,該文的主張會成立。

2015-08-29

評〈波多野的善意與成人產業公共化的衝突〉一文

4 意見

距離上一篇文章只有九個月而已,還沒超過一年,算是可喜可賀!

UDN 鳴人堂於昨天由二谷發表了〈波多野的善意與成人產業公共化的衝突〉一文,評論近日來爭議不斷的波多野結衣將登上悠遊卡的事件。該文開宗明義地宣稱這「實在是一個簡單到不行的問題,答案很簡單就是不行啊~ 不然咧?

雖然作者說得很有自信,彷彿這真的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我卻不以為然。本文將指出該文論述之缺失與不足,據以說明這個問題非但沒有該文作者以為的那麼簡單,而且該文也沒有為其結論提供良好的說明。

2014-12-11

援交與私德?

6 意見

部落格久未更新,一更新就要來打破此部落格史上最短文章紀錄。

今天有阿基師上摩鐵的新聞,前陣子是九把刀,然後還有彎彎、王建銘,以及許多許多別人。這些在別的領域中成名的人因為感情糾紛而登上新聞版面,於是他們紛紛向支持他們的大眾道歉,彷彿支持他們的人不是因為他們在各自的專業領域中大放異彩(當然,你也可以覺得他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裡其實也不怎麼樣,但你就不會算是支持他們的人之一),而是因為他們情感專一、私德良好。於是開始有人討論起公眾人物的私德究竟與他們公眾人物的身分有何關係?他們是否因為身為公眾人物而對大眾負有維持完美私德的道德義務?

不過在阿基師的摩鐵事件之外,今天還盛傳了另一個消息:當初被媒體捧成太陽花女王的當事人被爆料在從事援交。這則新聞引起大眾類似的爭論:究竟當事人的私德是不是用來質疑她的公共行為(抗議服貿)的好理由。

當然究竟當事人有沒有從事援交我們無從得知,我也不想深究。我只想說,這件事和私德無關。性欲望是正當的欲望、性服務是正當的服務、性工作也是正當的工作。不否認性產業本身有諸多安全問題、衛生問題和其它問題,但承認吧,沒有任何一種產業沒有各種問題,就算是學術界也會有抄襲、掛名氾濫、資料造假……等嚴重的問題。如果性產業不被合法化,我們就無法開始著手解決和處理那些問題。

因為很重要,所以我要再強調三次:援交與私德無關!援交與私德無關!援交與私德無關!